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闲意通禅

窗外千声空过耳 尘中万物不留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中庸》第二十八章  

2018-04-27 00:27:45|  分类: 大学·中庸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子曰:“愚而好自用,贱而好自专,生乎今之世,反古之道。如此者,灾及其身者也。”非天子,不议礼,不制度,不考文。今天下,车同轨,书同文,行同伦。虽有其位,苟无其德,不敢作礼乐焉;虽有其德,苟无其位,亦不敢作礼乐焉。子曰:“吾说夏礼,杞不足征也;吾学殷礼,有宋存焉;吾学周礼,今用之,吾从周。”

    自用:自以为是。
    自专:独断专行。
    议礼:议定礼仪。
    制度:制定法度。
    考文:考订文字。
    轨:车轮之间的距离。
    征:验证。

    孔子说:愚昧却喜欢自以为是,低贱却喜欢独断专行,生活在今天的世界,反而追求古代的规章制度。像这样的人,灾祸会降临到他的身上。不是天子,不议定礼仪,不制定法度,不考订文字。今天下,车辆有相同的轮距,书写有相同的文字,行为有相同的伦理。虽然有相应的地位,如果没有高尚的品德,不敢制定礼乐制度;虽然有高尚的品德,如果没有相应的地位,也不敢制定礼乐制度。孔子说:“我说的夏朝礼仪,夏禹的后代杞国已不足以验证它;我学习殷朝的礼仪,殷商的后代宋国还有存在;我学习周朝的礼仪,今天正在使用它,我遵从周朝。”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